社科新聞
高端訪談丨對話張新科:把這種傳承擔當繼續下去

發布時間:2022-04-12 | 信息來源:江蘇省哲學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主持人:張主席,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新華日報融媒體的采訪。我們知道您在擔任徐州工程學院校長的時候,創作了一篇長達45萬字的長篇小說,就是這本《蒼茫大地》,能不能為我們介紹一下您創作的源頭是什么呢?
  張新科: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到南京參加南京大屠殺死難者首個公祭日。他提出,在雨花臺留下姓名的烈士就有1519名,希望江蘇省委能通過雨花臺這樣一個典型的教育基地,展示了共產黨人的崇高理想信念,高尚的道德情操,為民犧牲的大無畏精神。江蘇省委為了貫徹落實習總書記的講話,就組織編寫了兩套叢書,一套書是雨花英烈事跡的匯編,另外就是一部長篇小說。接受任務以后我就開始啟動這項工作,但是沒有想到這個工作真正地做起來是非常艱難的。
  主持人:兩年的創作經歷,您有怎樣的感想和感受呢?《蒼茫大地》跟您以往的作品創作有哪些不同呢?
  張新科:接到任務以后,我就購買了大量的有關雨花英烈的書籍。另外,最重要的我帶著我的寫作團隊到雨花臺去查詢相關的檔案資料。從那以后,就用了兩年的時間,除了查看雨花英烈的相關檔案、相關書籍,還有帶著團隊就到上海、到北京、到廣東、香港、還有臺灣,去了很多趟,收集他們的成長的素材,去瞻仰,去參觀他們工作過的地方,摸清了他們成長學習的經過,直至到最后犧牲的經過。特別是我創作的《蒼茫大地》選取的主人公許包野。他出生于一個知識分子的家庭,是一個比較富裕的家庭,長得又特別英俊,在德國哥廷根大學學習,是我們黨第一位獲得國外博士學位的人,33歲就擔任江蘇省委和河南省委的書記。為了摸清他個人的相關背景,我又先后去了德國、法國、奧地利、莫斯科,還有香港這些地方,基本上沿著《蒼茫大地》主人公許包野的足跡走了一遍,通過去查詢他在相關國家、相關地區的學校學習的經歷、工作的經過、對許包野這個主人公又有了深刻的認識。在德國,許包野一直在哥廷根大學學習。學習的時候,他的成績就非常優秀,可以說是出類拔萃,后面又到奧地利留學,到蘇聯去接受理論的培訓。在蘇聯培訓期間,我看了一下他的親手填寫的檔案,他的外語,比如德語、英語、法語和俄語都是優秀的。在同期青年人當中,可以說是出類拔萃的。這樣一個優秀的青年能走上革命道路,只能說明一個問題,我們黨選擇道路的正確,他本人選定的信仰的這種道路的正確。所以說在這些大量的素材,實地考察采風的基礎上,創作這樣一部小說,跟我原來寫的其他類型的小說就不一樣了,這些人物在歷史教科書上,在我們過去看的電影、電視劇里都看到過他們的原型,通過這一次創作,通過調研,實際上是對我個人的一個再教育,一個再提高。
  主持人:《蒼茫大地》這部作品先后被改編成了話劇和京劇,受到讀者的廣泛喜愛,那么想問一下您對青年學習雨花英烈精神有哪些建議?
  張新科:《蒼茫大地》這部45萬字的長篇小說出版以后,很多人都讀過這部小說,包括許多青年大學生。小說發行以后社會反響比較大,有三個單位把它拍成了不同的劇種。徐州工程學院把它改編成了話劇,江蘇長榮京劇院把它改編成了京劇《鶴舞云天》,還有廣東的潮劇院,把它改編成了潮劇《許包野》。特別是在許包野老家汕頭澄海上演這部潮劇的時候,幾十位認識許包野和他夫人葉雁蘋的觀眾,拉著演員的手堵在門口不讓走,淚流滿面。那個場景到現在我還是記憶猶新,非常感動。所以說像這些文學作品,這些紅色題材的作品在發揮它的紅色傳承教育過程中確實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對青少年來說,特別是對大學生群體來說,紙質書的閱讀是一個方面,假如能改編成他們喜聞樂見的,他們能參與其中的這種話劇、電視劇,或者其他形式的話,代入感更強、更生動,更形象,學生的參與性也更強,他們更樂意。我們對大學生的思政教育,如果能選取合適的方式,合適的形式,合適的平臺的話,我想效果會更好一點。
  主持人:張主席您未來兩年的創作計劃能不能小小為我們透露一下?
  張新科:我創作完《蒼茫大地》以后,先后又創作了三部描寫江蘇和我們國家歷史人物的紅色基因的長篇小說。今后兩年的話,重點準備寫兩個方面的內容,一個是寫新四軍,另外一部是寫運河支隊的,他們的苦難,他們的戰斗經歷以及勝利和喜悅。我要把它們寫出來,這樣來傳承江蘇的紅色血脈。
  主持人:在我們今天的采訪尾聲,能不能邀請張主席給予青年一些寄語和希望呢?
  張新科:那個年代沉淀凝聚傳承下來的為民族,為國家那種敢擔當、善作為的核心要義不會變,在新的時期應該繼續發揚。真心希望年輕人多讀書,多了解,多學習,珍惜現在的和平生活,把這種傳承擔當繼續下去,為我們國家的文化自信做出新的貢獻。
  (視頻出品:新華日報社 南京市雨花臺烈士陵園管理局)

收藏
一区二区三区午夜无码视频_一区二区三区无码字幕在线_一区二区三区无码中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